政府采購助力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融資綜述

上傳時間:2018-12-12 作者:中國政府采購報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加速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發展,“融資難融資貴”卻“絆住”了不少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向前的“腳步”。尤其是近段時間以來,國際形勢復雜多變,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在這樣的背景下,一些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難以避免地遇到了不少困難,因此,融資更是成了不少企業的“救命稻草”。然而“利息高、額度低、審批慢”卻又讓部分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或借貸無門,或望而生畏。

習近平總書記近日在視察廣州明珞汽車裝備有限公司時指出,創新創造創業離不開中小企業,我們要為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發展創造更好條件。各級黨委和政府要貫徹黨中央關于支持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發展的政策措施,在政策、融資、營商環境等方面幫他們解決實際困難。11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中再次強調,要優先解決民營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甚至融不到資問題,同時逐步降低融資成本。

支持中小企業發展是政府采購發揮政策功能的一項重要目標,而中小企業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民營企業。為更好地解決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的融資困境,近年來,各級財政部門積極出臺多項有力有效的舉措,依托政府采購合同,打通銀企融資通道,幫助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移開融資困局這塊“絆腳石”。

銀企結合有三種“聯姻模式”

彭先生是河南一家民營企業的負責人,公司規模不大,主營計算機軟硬件和各種設備等產品,這幾天正在申請辦理一筆政府采購合同融資貸款。“前前后后我們已經用16個政府采購項目的合同參與了融資,共貸到了1197.86萬元。”彭先生告訴記者,他們公司以前主要是通過房產抵押、互助聯保貸款和個人借貸方式融資。對比這些方式,政府采購合同融資針對性更強,利率比信用貸款和個人借貸低不少,和房產抵押貸款利率差不多。同時也更方便快捷,憑政府采購合同直接和銀行對接,銀行合同備案通過后,可以在工作日隨時網上提款。“我覺得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挺方便,也挺好,對我們主做政府采購項目的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幫助很大,值得推廣。”

據《中國政府采購報》記者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已有上海、重慶、河北、吉林、江蘇、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東、河南、湖南、廣東、深圳、四川、貴州、云南、陜西、寧夏等近20個省市開展了政府采購合同融資工作,各省市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探索出了三種運作方式。像彭先生公司這樣直接和銀行對接進行融資的屬于“中小企業+銀行”的方式,此外,還有一些地方采取的是“中小企業+擔保機構+銀行”以及“中小企業+基金管理中心+銀行”的方式。其中,在“中小企業+銀行”方式下,中小企業憑政府采購項目中標合同直接向金融機構申請貸款無需擔保。而“中小企業+擔保機構+銀行”方式則是由信用擔保公司統一提供擔保,企業只需向銀行提供相關資料,獲得中標成交合同后可與擔保公司簽訂擔保合同,銀行放款。“中小企業+基金管理中心+銀行”方式基金由中小企業基金管理中心聯合有關商業銀行和機構共同發起設立。投放對象是已簽訂政府采購合同的供應商。銀行收到供應商融資申請后自主決定是否為供應商提供基金融資貸款。

“中小企業+銀行”是目前多數省份實踐較多的運作方式,無需擔保是其一大特點。中小企業憑政府采購項目中標合同直接向金融機構申請貸款,金融機構對合同真實性進行核對后放貸,采購人將采購資金支付到約定收款賬戶,歸還全部貸款金額。該方式大致又分為“線下模式”“線上+線下模式”“線上模式”三類。其中,安徽、重慶、江西、河北、浙江、山東等地采用線下模式;福建、湖南等地采用線上+線下模式;河南、寧夏等地區采用線上模式。三種模式下各地又是具體如何操作呢?

線下模式,以浙江為例。首先,有意向開展省級政府采購信用融資試點的銀行向省財政廳提交開展試點的書面申請,申請材料應當包括具體實施方案、相應產品,以及提供相關優質服務和優惠等承諾;省財政廳對相關銀行提出的方案進行備案審查。對符合審查的銀行在浙江政府采購網“信用融資”專題頻道予以展示。其次,有融資需求的供應商可根據試點銀行提供的方案向相關銀行提出信用資格預審。預審通過后列入相關銀行的信用融資備選供應商庫;供應商一旦獲得經省財政廳備案的政府采購合同后,即可憑備案合同向相關銀行提出信用融資(貸款)申請;對擬用于信用融資的政府采購合同,供應商在簽署合同時應當向采購單位或采購代理機構申明或提示該合同將用于申請信用融資,并在合同中注明融資銀行名稱及在該銀行的唯一收款賬號。此外,相關銀行應按規定對申請信用融資的供應商及備案的政府采購合同信息進行審查,審核無誤后,銀行應當憑合同和事先約定的優惠利率及時予以放款。最后,待供應商履約完畢,采購單位將采購資金支付到備案合同中指定的融資銀行及收款賬號。

線上+線下模式,以福建為例。首先,有意向開展省級政府采購信用融資試點的銀行向省財政廳提交開展試點的書面申請;省財政廳進行審查并統籌各方的技術方案后,分期分批向銀行提供政府采購業務系統在線數據對接支持;銀行需要支持供應商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的產品信息(包括授信條件、額度、期限、優惠政策、業務程序等)在福建省政府采購網進行發布,并可在線獲取中標(成交)公告、政府采購合同等信息。其次,有融資需求的供應商根據自身情況,自主選擇銀行及銀行提供的融資產品,自行向銀行提出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申請并在線提交相關材料。此外,銀行審查通過同意授信后,供應商應在該行開立封閉式專用賬戶,與采購人等相關當事人在合同中或通過簽訂補充協議方式約定唯一的收款賬號,并通過政府采購業務系統向采購人同級財政部門進行在線備案;銀行可通過福建省政府采購網對政府采購融資合同信息與網上備案合同進行比對,確保合同收款賬號與融資銀行收款賬戶一致。審核無誤后,銀行按照程序發放貸款。最后,供應商履行完合同并通過項目驗收后,采購人將采購資金支付到備案合同中約定的收款賬戶,用于歸還貸款。銀行按合同約定的條款,可直接從收款賬戶中收回貸款。

全流程線上模式,以河南為例。河南省財政廳將河南省電子化政府采購系統、金融機構信息化系統和財政國庫支付系統三大信息化系統對接,為“銀企”雙方搭建一個信息對稱平臺,該平臺對政府采購融資資金支付施行閉環管理。首先,有意向開展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業務的融資服務機構,在河南省電子化政府采購系統登記備案。其次,有融資意向的供應商通過該平臺直接向金融機構的網上銀行申請貸款。此外,融資服務機構通過河南省電子化政府采購系統核對政府采購合同真實性,確認無誤后在授信額度內提供本機構規定的相應融資產品。最后,財政國庫支付系統根據合同約定直接將合同資金支付到合同約定的賬戶。截至目前,該省已有13家金融機構參與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累計221家小微企業授信12.99億元,為247中小微企業實際放貸7.29億元。

不設門檻卻有要求

憑借政府采購項目中標合同直接向銀行融資,盡管對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沒有準入門檻,但是各省、直轄市、自治區等地對供應商注冊地、政府采購合同有不同要求。

有的省份要求參與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的供應商注冊地必須為本地。如,河北省和寧夏回族自治區、重慶市規定相同,即在本地注冊并取得當地政府采購合同的中小微企業才可申請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有的省份僅要求參與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的供應商的中標合同必須是該省省本級。如,湖南省規定:只要獲得該省省本級政府采購合同、對融資有興趣的中小微企業均可申請政府采購合同融資,對中標的中小企業是否為湖南省本省注冊或是否在湖南省政府采購網注冊沒有規定;有的省份既要求中標企業注冊地為該省,又要求中標合同也是該省。安徽、浙江、福建、江西除了要求該省境內供應商獲得本省省級政府采購合同,安徽、浙江、福建三地還需供應商在該省政府采購網上注冊入庫,江西省則需要供應商在該省公共資源交易網注冊入庫;此外,還有山東省要求中標中小企業在山東省行政區域內注冊并從事生產經營,還要求該企業滿足納入中國人民銀行濟南分行省域征信服務平臺目錄的中小企業名單;當然,也有像河南省只要是中小微企業中標政府采購合同,無論公司注冊地是否在河南,無論中標合同是否是河南本省,均可參與河南省政府采購合同融資項目。

為什么不同省份,對中標的中小企業有注冊地、政府采購合同歸屬地、是否在政府采購網上注冊等要求?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公共資源交易研究中心教授王叢虎表示,不同于政府采購合同,政府采購的融資合同屬于民事融資合同,內容屬于一個增值服務,和扶持環保企業、科技創新企業一樣,各地方可以有不同的扶持政策和特色做法。中央財經大學財稅學院副院長姜愛華也認為,政府采購的合同融資是地方政府出臺的辦法,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采購法》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招投標法》所規定的內容,不能按照政府采購法的三公原則來要求,可以允許政策傾斜,在一定程度上扶持本地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發展。杭州市財政局陳鋮認為,隨著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的發展,“走出去”的情況會越來越多,如果對注冊地、中標合同歸屬地有要求,那很多外地的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無法享受優惠政策支持。盡管從目前來看,這一要求可以提升本地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競爭力,但從長遠角度考慮,如果多地出臺這樣的政策,會形成一個類似“地方保護”圈,這對民營經濟發達、有著眾多渴望走出去的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并不是一個有利的因素。

除了對供應商有不同的要求,各地與金融機構的合作方式也不同。部分省份規定政府采購合同融資項目中合作的金融機構只能是銀行的有:福建、重慶、河北、江西、浙江、安徽。其中,福建省、重慶市規定銀行只要有意向參與政府采購合同融資的銀行向該省財政廳提交的意向書,財政廳經過審查同意后即可。河北、江西均要求銀行為該省境內注冊或設立的分支機構。河北要求銀行與河北省政府采購辦公室簽訂《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業務合作協議》。江西要求銀行需要與江西省財政廳簽訂《政府采購支持中小企業信貸融資協議》。浙江、安徽要求參與政府采購融資的項目的銀行是該省境內注冊或設立分支機構,且已開展中小企業貸款業務的。此外,還有部分省份明確,銀行與非銀行的金融機構都可以參與政府采購合同融資項目。這些地方包括:湖南、山東、寧夏、河南。其中,湖南、山東僅要求金融機構在業務開展前向省財政部門備案即可。寧夏要求金融機構必須為自治區內注冊的法人機構或設立的分支金融機構(包括銀行和非銀行金融機構),且已在人民銀行征信中心的“應收賬款融資服務平臺”中開通用戶。同時應向該自治區財政廳政府采購管理處、人民銀行銀川中心支行征信管理處備案。河南要求金融機構在河南省電子化政府采購系統登記備案。

降低融資成本各有規定

政府采購合同融資一頭連著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一頭連著金融機構。企業在融資過程中最關注的焦點是融資成本,而金融機構則更在意規避信貸風險。只有解決好這兩大關鍵問題,才能使政府采購合同融資邁上新臺階。為此,各地財政部門“各顯神通”,努力搭建“政銀企”平臺,致力于打通銀企融資通道,實現政府采購信息共享,拓展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融資渠道,幫助金融機構降低融資風險,切實降低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融資成本。

融資額度與利率是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融資過程中最為關注的焦點。對此,多數省份規定,由參與融資的各銀行自主決定是否提供政府采購信用融資以及融資額度和貸款利率。也有不少省份雖未規定具體的融資額度和利率,但設置了貸款利率上浮限制。如,安徽和寧夏規定貸款利率上浮最高不超過同期貸款基準利率25%。山東規定,融資利率上浮比例原則上不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公布的同期貸款基準利率的30%。記者調查了解到,大部分銀行給出的融資額度在中標合同金額的70%-85%,貸款利率在同期市場利率基礎上優惠5%-10%,年利率在5%-8%之間。當然也有像交通銀行株洲分行,授信最高額度為政府采購合同金額的90%。興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授信最高額度為政府采購合同金額的100%。單戶融資額度最高可達3000萬元。關于融資期限,各銀行授信項下單筆業務融資期限根據對應政府采購合同的約定,不早于合同對應的貨物銷售回款到期日,最長可達一年。

“銀行審批程序繁雜、速度太慢”,采訪中不少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負責人向記者這樣抱怨道。部分小公司覺得,自己公司參與的采購項目金額也小,遇到資金問題時,寧愿遵循“土辦法”——向內部員工、親朋好友借錢,或拖著原料購貨款不還,直到項目資金支付也不愿意向銀行貸款。為了解決這一問題,進一步提升融資效率,有些省份財政部門對審批、放貸有時限要求。如,安徽規定6個工作日內完成審批及放款。寧夏規定7個工作日內完成審批及放款(5個工作日內完成貸款審批,審批通過后2個工作日內完成放款)。又如,河南省從計劃備案到資金支付實現全流程線上運行,只要符合備案和融資要求的企業就可以實現“秒貸”。

當然也有部分省份如福建、湖南、河南、江西沒有硬性要求,銀行按照各自規定進行審批與放款。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資料齊全的情況下多數銀行5個工作日完成審批、審批后5個工作日完成貸款。有些銀行參照中標合同約定內容進行靈活設定。例如,上饒銀行余江支行承諾,資料齊全的情況下,貸款200萬以內當天審批,次日放款;200萬元以上的5個工作日內放款。

守正出奇規避信貸風險

政府采購合同融資助力民營企業和中小企業發展,目前已呈現出全國多省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態勢。同時,為了規避融資風險各地也發明了事前預控、事中分攤、事后嚴懲的妙招。

在風險事前預控方面,例如江蘇省將供應商信用量化成分值,根據分值評定信用等級,每位入庫供應商設置基礎誠信分值,在政府采購活動中如發生不良行為,按情節輕重扣除誠信分值,部分地方將分值轉化為星級或資信等級,其結果與項目評審得分掛鉤,或用于中小企業融資擔保等。

在事中分攤風險方面,如四川創新性地規定,對金融機構向小微企業提供“政采貸”貸款產生的損失,納入財政金融互動政策范圍給予風險補貼。如江蘇、北京、上海、黑龍江、廣東、內蒙古選擇引入擔保機構。江蘇省內具有政府采購項目招標采購入圍資格的企業均可在民生銀行辦理“政府采購融易貸”授信申請,貸款由江蘇省信用擔保公司統一提供擔保,企業只需向民生銀行提供相關資料,無需支付任何成本,即可取得相應的預授信額度,一年內循環使用。此后中小企業一旦獲得中標成交合同,并與擔保公司簽訂擔保合同,民生銀行即刻放款。此外,這些企業還可以根據采購單位回款情況自主選擇還款,額度循環使用,以爭取更多機會參加政府采購活動。“政府采購融易貸”中擔保公司按季收費,而且費用僅為0.4%,低于市場平均價格。以正常6個月1000萬元貸款計算,普通擔保費按年2%計收,為20萬元,但是根據“政府采購融資貸”擔保費僅為8萬元,光擔保費就節省了12萬元,融資成本大大降低。據悉,2017年,江蘇省6家合作金融機構共授信12.86億元,實際放貸10.75億元,助力緩解江蘇省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難題。

除了引入擔保機構,吉林省還獨辟蹊徑采用相關的發展基金融資貸款。據悉,該省由吉林省中小企業和民營經濟發展基金管理中心和興業銀行長春分行等機構共同出資設立民營經濟轉型升級發展基金,規模為20億元,主要投放對象是已簽訂政府采購合同的供應商,融資承辦的金融機構為興業銀行。據悉,2017年,吉林省政府采購基金融資審核授信資金1.5億元,其中融資到位資金5600多萬元。

雖然已在事前、事中采取了不同招數來規避風險,但極個別供應商或金融機構還會在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活動中出現違規、違紀行為。對此,各地財政部門也有嚴格規定。浙江明確,供應商弄虛作假或以偽造政府采購合同等方式違規獲取政府采購信用融資,或無故不及時還款的,或出現其他違反本辦法規定情形的,除按融資合同約定承擔違約責任外,同級財政部門應當將其行為按“不良行為”記入供應商誠信檔案;情節嚴重的,應記入供應商“黑名單”;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寧夏指出,對干預供應商選擇融資金融機構,或無故拖延支付政府采購項目資金的采購單位,財政廳將視情節進行約談。

近年來,政府采購授予中小微企業的合同金額不斷提升,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政府采購授予中小微企業合同金額已達到2.48萬億元,占全國政府采購規模的77.4%。其中授予小微企業的合同金額也已超過1萬億元,占授予中小微企業合同金額的43.8%,這也為政府采購合同融資提供了十分有力的保障。隨著政府采購合同融資工作的不斷推進,相信將會開創一個“政銀企”多贏的新局面。


12098七星彩走势图